2014年3月2日星期日

反暴力 ● 反佔中

今天有兩個活動,一個是由記協主辦的【新聞界 企硬 反暴力 默站行動】,別一個是由幫港出聲主辦的【「和平香港,全民支持」起動】。我參與了添馬公園默禱及「反暴力、緝真兇、保法治」遊行;之後趕到遮打公園參加「和平或動亂,香港的選擇」圖片展覽及演講。兩批人很不同,前者多年輕人,後者多成熟人士。


在添馬公園中,大家為劉進圖受襲而沈默五分鐘。人數比我心目中小,因反暴力是全港市民的事,身為公民應出一分力。之後到政府總部集合。


今天我刻意穿一件黑白分明的T-shirt。希望傳媒「講事實,說道理;不偏不倚,黑白分明。」以下引述梁世伯生前所寫有關傳媒的一些準則。(1)
  • 編輯方針先本乎人類的公義與理性,要在公平、公正、公開的態度下報導與立論;並根據事實,務求客觀;又須容許把持著各種立場的人,都有充足的表達機會。其主體方針,絕不受社會中任何勢力的利用。
  • 基於媒體管理原則,還「必須同時」讓不同見解者都有其表達的機會-這個做法就是容納眾議,也達致傳媒那恪守不讓的「不偏不倚」的態度。‧‧‧用「時空限制」的藉口而製造的虛飾,蓄意卡人。‧‧‧編輯絕不可先訂個人立場,於當中搞發言的把戲,把大眾傳媒變成他個人或少數集體的輿論製造工具。
  • 於評論或採訪中,絕不應將個人政黨傾向,混雜於工作表達上;且還需要秉公辦事,分清是非黑白。‧‧‧為何有此準則呢?因傳媒工作者,同時必須明白,傳媒工具是一件「公器」。任何人即有把持的權力,亦不能視之為「私器」,替他的私心服務。
  • 簡單講一句話,傳媒人無權公器私用
這解釋了上星期李慧玲事件的集會,不能說服自己來參與。


在政府總部集合,張健波(明報總編輯)剛從城市論壇趕來。他在城市論壇中說了兩個歪風,一是政治及經濟把壓新聞自由;二是傳媒本身問題,需要把業界專業提升。他提出傳媒ABC:A – Accuracy (即準確); B – Balance (即平衡) and C – Context(即有脈絡,不斷章取義)。
大會播放劉進圖的話是最有意義。
劉進圖提及從前在香港大學見到的大字報語句「真理在胸筆在手,無私無畏即自由。」,他的說話記錄如下:
「真理在胸筆在手的意思是我們要堅守真道、真理及正義。這樣運用手中的筆,傳媒才能發揮正直的影響力。當我們這樣做時,只要是無私無畏,我們就享有自由。暴力的襲擊是想我們畏懼。如果我們畏懼,就會失去自由。我希望所有新聞工作者不要畏懼,要相信公義是會實踐。我們要盡本份,無私無畏按真理用我們的筆,將道理寫出來。這樣我們才可維護自由。我希望大家明白,自由不是我們假設它是存在及不變,是需要我們每個人去維護才可以繼續下去。」


終於出發,我遇到樹仁新聞系的學生。他們的旗做得不錯,印有譴責暴力及日後別教今天的血白流。 有句英文印在旗中如上聯,我作了它的下聯。
上聯:They Can't Kill Us All.
下聯:We Are Still Alive.
我想起兩個世叔伯從前在樹仁教書,他們是彭熾(前樹仁學院講師)及梁儒盛(資深傳媒人)。(我還遇到某專業學會會長,幸會幸會,還替我拍了相。)


到了警察總部,中途要人潮管制,我在前面都要二時十分到達。大家把藍絲帶貼到橫海報上。


當我到達幫港出聲主辦的【「和平香港,全民支持」起動】已是二時半了。大會已經開始。周融之前話歡迎市民參加完遊行,再去佢幫港出聲的活動。他沒有估計到遊行路線這麼近,行起上來那麼遠。(因人潮管制!)我又見到維園阿伯文叔。


和平香港的集會人數比我想像中多,很多是新界社團及區議會。(我都是從新界出來。)


有立法局議員出席,本來我想聽下學者意見,可能來遲了。我在VIIV24之公民抗命一文中,嘗試分析不同的公民抗命的背景及結果,最後認為「不繳稅」比「佔中」好,因為能依據康德所提出的 “自由法則”,在不妨礙別人的自由這個前提下,我們可以盡量爭取我們的自由。(2)


幫港出聲製作了和平或動亂-香港的選擇圖片展。圖文並茂,資料豐富。整個集會在約三時半完結。


總結:
兩個活動,前者說話內容豐富,後者圖展資料詳盡。記協主辦中肯,除了記協前主席麥燕庭在遊行前介紹各政黨時,奚落自由黨,大意是說他們很少出現,要多些參與。大會講明反暴力,不分左中右,身為前主席說話時都不能不偏不倚,不知她怎樣做記者!(我記得有會員同我說過,你一日做過會長,一世都是會長。真是不要行差踏錯。)

在雙方遊行及集會中,我接觸到兩種不同價值的人。我好相信他們大多數人都不會出席對方的活動。年輕人會覺得幫港出聲的活動沉悶,成熟人士會覺得記協或泛民的活動偏頗偏激。要找到共識行普選,真是困難!

參考:
(1)梁儒盛,(2008),第一時間第一眼,中華智慧管理學會出版。(第四至七頁)
(2)VIIV24之公民抗命-http://qualityalchemist.blogspot.hk/2013/06/civil-disobedience.html 


6 則留言:

匿名 說...

但我早已不當他們的言論是評論了. 李慧玲式的, 很久沒聽了.
我有同感, 有點失望, 可能是日期太近上一次反滅聲遊行, 和有些人覺得已簽了名省得去.
我有同感, 不過有團體式參加就有點水份了.

雙方距離愈來愈遠, 需要未出過聲的名人來指出兩方的pros n cons

魔術師 說...

有講者說:「1,3,5,7,9 是奇數;2,4,6,8,10是雙數」這個比喻並不恰當,因為這結論係來自定義,而劉進圖被襲是與新聞自由有關是推論,可以對可以錯,現在是未知之數.
例子:
(i) 2,4,6,8,10,_ 如果你填12,那是推理.
(ii) 甲與乙在街上打架,後來發現原來甲是警員,是否可以推定為「警察打人,濫用職權」?
(iii)我在尖東酒吧口花花暸女仔,結果俾惡漢打一身,可唔可以話惡漢「打擊結識異性自由」?

Quality Alchemist 說...

科學方法的核心是假設演繹法,它有四個步驟。
一、界定問題
二、提出假設
三、邏輯演繹
四、檢驗真偽
大家都沒有行到第四步,就作出結論。

魔術師 說...

//一、界定問題
//二、提出假設
//三、邏輯演繹
//四、檢驗真偽

應該係連第三步都沒去到吧?

但,呢班人可以話社會科學並不是「科學」,科學方法不適用,現在是唯心論,主觀判斷壓倒一切呢.

余若虛 說...

鍊金兄:
你走出來是有你的價值的。你的價值是反暴力,講公義,說道理,也是大部分經常上街的人所「認同」的。

但「認同」這些價值的人,我看很多的共同價值觀,就只剩下恐共了。有多少有獨立思考?嘿。

Quality Alchemist 說...

余若虛兄,
國教一役,可以看出香港人多麼恐共。
一個人為什麼對某事物恐懼,很多時是因為不了解。
我有親戚在廣州,小時候每年回鄉過節或度過暑假;大了每年回去探公公(今年九十二,年青回國貢獻,因懂英語被批鬥,下放耕田)。
舅父阿姨的生活看上去都沒有太大問題。表妹工作的工作,結婚的結婚。大陸工作的競爭很厲害!
所以對中國要有多方面的認識,才不會盲目的支持或反對。

LinkWithin

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